麻辣财经:返岗复工,到底难在哪儿?

2020-02-26 作者:佚名   |   浏览(108)

当下,各地纷纷复工复产,甚至不少地方还亮出包车、包机、给补贴等抢人高招。高招背后,是疫情期间返岗复工的不易。不少企业主更是直言,“这是这辈子遇到的最难复工”。

为啥难呢?麻辣姐分别从制造业、服务业和建筑业选了一家企业,还原他们的复工故事。

制造企业:不仅要自己复工,还要帮供应商解决用工缺口

2月17日下午,浙江白马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妙武的心情,可以说是忽上忽下。

白马实业是浙江金华一家专门生产园林工具的企业,主要产品割草机远销欧美,企业员工600余人。生产车间的450名工人主要是外来务工人员,本地的很少。今年1月21日,厂子春节放假,工人们大部分都回家过年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马妙武早早做起了打算。“我们从大年初三开始,就在做复工的准备,制定了疫情期间防护工作细则及应急措施,厂区一天两次消毒,并且人力资源部门开始跟每个返乡的工人对接,逐一询问健康情况。”

作为金华市金东区首批复工企业,白马实业2月10日拿到复工许可,2月11日正式开工。“复工只需盖三个章,企业提交申请后镇政府、区经商局、区卫生健康局来现场审核,符合防控要求后才能复工。”

在马妙武看来,复工的最大困难还是人。2月11日复工之后,到岗的工人只有150名,不到全部工人数量的1/3。马妙武说,幸好有110名工人没有回家过年,就在金东区,不用隔离可以直接上班,成了复工的“主力军”。而剩下的40来个工人,则是托了5家劳务公司,好不容易才从本地招来的。

“用工缺口太大,好多人都回不来,产能提不上去。我们厂里10条生产线,现在才开了4条,产能才恢复40%。”订单不等人,马妙武的客户大多在欧洲,产能恢复慢,势必会造成订单延误。“打算先将一部分海运改成铁路运输,这样能缩短15—20天左右的交货时间,希望尽力将疫情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

为了尽早复工,身为老板的马妙武,现在直接化身招工员,对厂里几百名员工的归属地了如指掌。可是,返岗并不以老板与员工的意志为转移。有的员工,村子封闭管理,不让人出来;有的是回来的路不通、交通工具暂时没有;还有一个人是本地规定要隔离一个月,他 1月21日回去的,要到2月21日才算隔离完成。这样的员工,加起来有五六十个。

对于区里说要包车前往云贵招工的消息,马妙武很高兴。“这里面给我们公司安排了3辆车,其中2辆车拉新招的员工,1辆车是去拉我们公司的老员工。”另外,在区政府的帮助下,第二天还有一辆大巴车将去东北某县,接回那里较为集中的一批老员工。

除了员工缺口,复工面临的另一个难题则是供应商的缺位。

“这个真的是比较愁了。我们的产品大约需要150个供应商,比如说线路板、开关、各种器件啊,分布在不同的地区。”马妙武说,这些配件企业的安全库存在15天左右,一旦安全库存用完,后续供应跟不上,企业的生产就会中断。

“为了让我们的供应商早点开工,我还支援了几个工人过去。”马妙武说,现在不仅要解决自己企业的复工,还要帮供应商解决用工缺口。

员工接回来后能马上返岗吗?马妙武说,企业根据不同地域风险等级做了划分,对所有人员按照“五色人员分类法”进行管理,其中绿色是来自省内较低风险和无风险地区的人员或已满足隔离要求的;蓝色的则需要隔离7天或14天。

“我们有3栋员工宿舍,专门安排了2栋来做隔离宿舍。原本是两三人一间的宿舍,现在隔离是一人一间,还安排了专人送餐。”马妙武说,旁边的企业因为没有员工宿舍,只好找了5家宾馆来让员工隔离,一下子增加了几十万元的成本。

“回来一拨工人,我就能多开一条生产线,产能就能提高一点。”然而,到了傍晚变故陡生。马妙武又接了一个电话,说原计划去东北接人的大巴车暂时动不了。据说因疫情防控县里不让大巴车出来。沉思片刻,马妙武又拿起电话开始拨打,联系其他地方想办法。“没事没事,办法总比困难多。”

建筑业:跨越三省区接人,工地管理流程重新制定

“挖隧道挖了20多年,还是第一次享受专车接送这种待遇,感觉像做梦一样。” 从跨越3省区、开了4天的大巴专车上下来,林君兴才觉得踏实。

作为中铁五局南宁至玉林高铁项目平悦隧道出口劳务班组长,林君兴从没这样期待过返工,也从没觉得春节这样煎熬。去年腊月二十八,项目部放假,林君兴自驾回老家过年,原计划大年初五就带着班组人员返回工地,可谁知新冠肺炎疫情突发,村子都封路了。

林君兴是福建平潭人。平潭岛巨石嶙峋、四面环海,号称“隧道之乡”。鼎盛时期,平潭人每年承接的隧道总工程额达千亿元以上,全县1/4的人口在外以隧道施工谋生。然而,今年大年初一,林君兴的微信群炸锅了,不是新春祝福,而是全县唯一的进出通道——跨海大桥封闭,班组人员全在问他怎么办?

同样焦虑的还有项目部党工委书记樊军,“本来就工期紧,业主催得急,又赶上疫情,当时就觉得复工要糟。”

南玉高铁经广西南宁、贵港、玉林三市,连接北部湾城市群与桂东南城镇群,是南宁至深圳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中铁五局承建的南玉高铁第六标段,跨越南宁市横县、贵港市港南区、玉林市兴业县,总长近32公里,其中全长6438米的平悦隧道是全线重难点工程,必须在明年10月底前贯通。去年12月开工以来,项目部可以说是把一天当成两天用,一个小时都不敢耽误。可春节期间,一半工人已经返乡,分别散落在贵州、湖南、四川和湖南。其中平悦隧道出口的劳务班组里开挖工、机械操作手等30名特种作业人员全部返回了福建平潭。

“这可真是我从业20多年来,遇到的最难复工!我们着急让工人回来,工人也着急回来开工,因为开工才有得收入。但是村里、县里都封路,工人订票也订不到,又没有私家车。” 樊军坦言,公司也考虑过包车把人接回来,但是这趟车要跨三个省往返3200公里,真不是一个项目部能搞定的。

项目部先找到广西玉林市政府沟通。对方一听是南玉高铁项目部的工人返岗受阻,马上发函给福建泉州市政府,请求协助。收到来函,泉州市政府又紧急通知平潭县,县政府立即组织返岗人员进行测体温、行踪排查。

终于,2月13日早上7点,平潭县高速公路出口,中铁五局南玉高铁项目部的3辆大巴车与县里安排的专车接头了,30名戴着口罩、体温正常的劳务工,顺利出发。

“大伙知道项目部包了大巴车来接我们,高兴得提前两天就把行李收拾好了。”回忆起来,林君兴依然兴奋。他们的大巴车跨越广西、广东、福建三个省份,经过省界4个关口、8次防疫检查,3辆大巴6名司机4天3夜驾驶了近90个小时。

截至2月16日,项目部已返回管理人员86人,劳务工80人。“贵州也是包车接回来,其他地方的员工自驾车回来,路费油费都是项目部出,只要人来了就好办。”樊军说。

“不开工,怕耽误工期被追责;开工了,每天也怕,就怕有人突然发烧被确诊。项目部一边返岗复工一边搞防疫,给员工建立健康档案,发放防疫用品,驻地与工地全封闭消毒。非常时期,小心驶得万年船,也算是工地精细管理的一次升级吧!” 樊军说。

服务业:盼望疫情早日结束,都来拉一把就能扛过去

马伶是释善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她在北京怀柔区经营一家中医诊所、两处理疗养生会馆,在河北还有4000多亩中药种植基地。

平时做事说话不紧不慢的她,如今特别焦虑:“顶多再撑一两个月,接下来就要赔本守摊了。”

“在九渡河山庄和怀北镇民俗村的两处养生会馆,走的是‘旅游休闲+康养医疗’的路子,很多顾客就是边游玩、边治疗。北方冬天景致不那么好,但是春节前后民俗文化消费也是个热点,我们也能做到淡季不淡。”马伶说。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令她猝不及防。“康养服务跟顾客有密切的身体接触,必须歇业。现在养生会馆已经一个来月没客人、没有任何收入了。中医诊所只留有值班医生,网上问诊、处方,通过快递零星给患者发药。”马伶说。

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几处店面租金每个月近二十万元;人工费用方面,签约医生是根据平时诊治病患情况发放薪酬,不涉及底薪;但两处会馆的工作人员,招聘时都有一定的技术门槛,是她精心选出来、手把手带出来的,“辞退吧,舍不得;留下,每个月十几万元的人工成本,我压力太大。只能考虑暂时给大家留底薪。不过要是到五一还不能正常营业,我去年一年就白干了。”

马伶说,她的几个项目自成“产业链”,停工不造成违约损失,加上目前还没有银行贷款,所以靠‘老本’还能支撑房租和人员薪酬,“我有几个朋友也做这一行,有合同违约损失,房租、银行还贷压力也很大,如果不能尽早复工,可能撑不过这个春天。”

释善堂的雇员大多来自北京京郊,不存在员工返工难的问题。“我们也是做治病救人的行当,必须毫无条件地服从国家阻击疫情、禁止人员聚集的规定。疫情不结束,不会为了挣钱私自开门纳客。”

马伶算了算,如果再撑两个月才开业,接下来就需要银行贷款支持。“没有现金流,也没有固定资产抵押,不知道到是否能顺利获得贷款。”马伶说,她从新闻里知悉,一些省份国有物业减免了疫情期间的房租,释善堂的几处店面都是私企的,“人家肯定不会主动给我减租,要是区里能出台一些支持政策,鼓励大房东对我们这些‘小鱼小虾’少收点租金,多一些关照就好了。”

马伶平时忙得脚不沾地,现在大多窝在家里照顾上网课的女儿,待在家里心里也不踏实。“这几年国家支持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的政策挺多,区里都第一时间传达下来。“现在大家心里都没底,真希望区里工商、财税、金融管理部门把支持复产复工的政策捋一捋,把那些和我们有关的尽快告知。”

马伶说,好不容易折腾起来的公司,正赶上健康产业成长的“风口”,她可不愿意这一次疫情就折戟沉沙。“都来扶我们一把,扛过这一次企业准能做强做大”。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8953924624783064&wfr=spider&for=pc
相关文章